A.Y

Decisive Moment:

摄影师的道德与不道德,不是把别人拍丑或者涉及隐私,或者关乎什么肖像权。
这些太容易说清
悖论在于:我们真的关心他们吗?
也就是现在的媒体,那个传播客观的镜头,是否真的关心所发生的一切?
一个主持人报道地震的事流泪了,那么他的客观性在哪里?如果他不流泪,那人性又在哪里?他占用巨大的公共资源流泪,他在为谁流泪。他在坚固的建筑演播室中为那些惨烈废墟流泪。

悖论就在于你在关心所发生的事,但是你没有关心那件所发生的事。

当我把一张得意的照片贴在网络上,我这时候在做什么?